酸菜油饭喷喷香_武汉新市民网
武汉新市民网欢迎您!
微信
腾讯微博
QQ
新浪微博 新浪博客 微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园地 > 经典随笔 >
酸菜油饭喷喷香
时间:2018-07-24   来源:武汉新市民网   作者: 缪建怀  点击: 次

摘要:

    步入老年,总是有许多的人生回味,工作、学习、衣食住行或儿女情长。每当进入这么个境界,耳边就响起了电视连剧续《浪漫的事》主题曲歌词: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
     步入老年,总是有许多的人生回味,工作、学习、衣食住行或儿女情长。每当进入这么个境界,耳边就响起了电视连剧续《浪漫的事》主题曲歌词:“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漫长的人生之旅,某些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刻骨铭心。在如今饮食文化发生深刻变化的时代,一些逐步被淘汰的东西,也往往被记忆勾起。
 
  酸菜炒油饭,是地道的百姓饭。它没多大讲究,将剩饭拌点酸菜一炒,加点油。顿时,香气扑鼻,食欲剧增。拿以现在若想吃它,不是那么简单,若转去半个世纪,注定是非常奢侈的事了。
 
  自打我记事起,家里最显眼的物资要数那两口大缸腌制的酸菜,这可是我家全年的下饭菜。每到入冬时节,全家人动手,削菜篼、扎把子,赤着光脚在缸里团团转着踩呀踩,层层加盐,非得踩出一层水来,往往干完活就是转钟,陈菜吃完又腌新菜,周而复始。我们兄弟姐姐们住校读书全靠它供给,拌随一日三餐,每当放假回家,头件事就是抓几把酸菜炒好一大盆,狠狠地装上几个罐头瓶,各人带上学可要管上一个星期。
 
   艰苦的年代,培养了我们艰苦的生活方式,尽管如此,我们不仅没有嫌弃过,而且还与酸菜结下了缘份,直到我离家后的成家生活中,母亲腌制酸菜的绝活使我潜移默化,多少年来,每逢季节到来,我都要照搬行事,不同的是那特大的缸变成很小的缸了。
 
  随着社会的变化,经济的发展,科学的普及,必然地给人们带来了饮食文化的提升,不同的生活方式彻底打破了半个世纪前那种千篇一律的饮食格局。市场繁荣昌盛,各尽所需,酸菜这道传统制菜也随之被取而代之,不再有那时的地位与价值,什么酸菜炒油饭,基本变成了现代人的“花饭”,就连百姓餐桌上也很是稀少。现实生活中,住校生活的学生像我们那时带菜瓶,恐怕就像我国政府早年在联合国宣布的消灭头癣、天花等传染病一样,消声灭迹了。
 
   历史的发展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一代人是一代人的生活方式,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生活规律。时至今日,作为经历过的长者来说,总有那抹之不去的陈年旧事根深蒂固,挥之不尽地时而浮现在眼前。
 
   一天,妻子依然炒了一碗酸菜油饭,我揣起碗猛地扒了一大口,真的是香喷喷,乐滋滋,吃着吃着,望着同桌吃饭上初中的儿子,却不由地勾起了儿时历历往事,情不自禁地讲了起来。
 
   那时,我家姊妹六人,加上奶奶和母亲,除父亲在外地工作,长年八口人吃一锅饭,庞大一个乡下九口之家,仅靠母亲劳动工分和父亲甚微的20多元工资支撑,年年都是超支户、缺粮户,美其名曰还是“工干”家庭,那是咋样的日子呢?
 
   在我那幼年的心中,装满的是母亲没日没夜的操劳,为了养活这一大家,没见过她休闲一下,天没亮队长喊工,收工往往是抹天地黑。其中三顿饭,三大锅,有稍为干点的纯米稀饭是少得可怜,多数是一吹三层浪,一喝九条沟,或加些菜、苕、萝卜之类充饥,可见粮食的金贵。一年到头除过年,极少吃上肉,就是喂头猪够秤后卖到食品,也只能带个桶去站班,第二天一早去食品接点“猪晃子”回家,母亲用萝卜煮“猪晃子”全家加餐。
 
   大集体劳动抓得特紧,尤其是“双抢”、“抢四快”季节活一到,人都成了“机器人”,而操作“机器”的队长不知哪来的精气神,趁月光把社员们喊到地里,做了一早晨还没天亮。那时,我从读小学三四年级起,小小年纪便开始了人生体验,学校得配合农忙季节放假,趁机“学农”(有时还学工、学军),放假意味着参加集体生产劳动。队长半夜喊出工的声音,我是在梦中隐隐约约听到,但没当回事,眼也懒得睁,是母亲把我们姊妹们一个个“打”醒。再后来,手里拿着镰刀,晕晕窜窜地跟着母亲随着月夜下的人流去畈里割麦、割谷;有时扯棉杆、挑塘泥、扯车(独轮车),等等。手掌经常被磨起血泡,一个接一个地,很疼,很疼,母亲小心翼翼地用针尖把血泡挑开后,还把我的手拉到她口边轻轻地吹几下。长大后,想起母亲这个动作,其实吹几下没有任何作用的,那是母亲心疼的释放,是母爱在无奈之时的唯一表现。还有时一不小心,手被镰刀割开,鲜血直流,尽管母亲总在不断提醒,但仍时有发生。母亲是有心人,她以防万一而随身带着一些布条,每当此时,就将我的血手包扎起来,然后继续干活。
 
   劳动是一种历练,历练久了,随着血泡一个个的起伏,最终就练出了老茧,这老茧象征着血泡的灭亡,它也告知,这双手已是一双能够胜任劳动光荣的手。
 
   好久好久,天亮了,队长发话:“各家烧火的放工烧火做饭!”。母亲快速回家,每逢这好累人的农忙,母亲从节约过日子省点粮食,破天荒地给我们煮米饭吃。一家家把过早的相继送到畈上,看到人家有的送来了油软饼之类的食物,我口里不断吞口水,肚子里跟着咕咕地响,但还是低头弯腰去割麦,那时已是使尽了全部气力、人软软的,眼角不停地瞄着通向湾子那条小路,盼望母亲身影出现。我家家大人多,做饭耗时间,所以母亲送饭总晚些。有时,母亲“舍己”用酸菜炒油饭,她自己一点也舍不得吃,全部装上好几碗用提篮装着送到地头,随风飘来的香气令我们姊妹几个一窝蜂地围向母亲,她一碗一碗地小心递到我们手中,我接过饭碗就迫不及待地“狼吞虎咽”,那情景、那味口呀,丝毫不差当今筵席,眨眼间,一粒不剩的进口入肚了,心头满足之感——浪漫至极。
 
   儿子边吃边认真地听着,没有作声,看得出,他也进入了思考……
 
   其实,在社会交际中,我也相遇过“知音”,谈起酸菜炒油饭,同样是兴致勃勃,就两个字,好吃!酸菜仍是具有乡土特色的腌渍菜,它几乎把白菜原有的蛋白质、醣类、无机盐等营养都保存下来,特别是白菜中的维生素,保存量达90%以上,酸菜中所含的乳酸是一种有机酸,能够直接被人体吸收。当人体的肌肉呈松弛状态,氧的需要量减少时,被吸收的一部分乳酸可转变为丙铜酸,经三羧酸循环,被氧化成二氧化碳和水,并产生大量的三磷三腺苷,是人体细胞代谢所需要的物质,可治疗慢性肝炎、慢性心肌病、多发性神经炎等,乳酸还能刺激胃液的分泌,增进食欲,帮助消化,可抑制大肠中腐败菌的繁殖。由此可见酸菜的营养及食疗价值。
 
   现代人也不乏偶有喜爱酸菜、豆渣之类,在生活水平普遍提升的大环境下,肥胖症、“三高”症随之也在上升,这些现象,难道与饮食结构、生活规律无关吗?正是因为有了认识,他们选用这道菜为的是调整饮食结构。另外,拒食酸菜者也有人在,他们的理论则是酸菜食有致癌物等等之词。
 
   言之凿凿,抵牾矛盾。老百姓不以矛喜,不以盾悲,你说你的,我吃我的,冬天吃,夏天也吃,馆子里不也有许多酸菜配制的品味菜吗?不管各家如何是说,各其所好,好自为知吧。
 
   如今,每当对镜之时,倒不么样关注面部五官,首当映入眼帘的是,逐渐逝去的乌发被亮晶晶的银丝取而代之。这无言的告白,已心中有数。难怪,为何喜欢了那曲《浪漫的事》。我辈所亲历的那些年代,铁锅没顶在头上,生活上的艰苦就当时而言并没怎么抱怨,家家户户都如此,没攀比,苦的是我那八十多岁去世的父母,应是为我们姊妹六人苦费心肌。
 
(作者系武汉作协会员)

 
(编辑:邱美香)



 

相关文章

上一篇:室外热浪滚滚,室内热情如春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凡注明“来源:武汉新市民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武汉新市民网所有,网络媒体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须注明出处,并添加本网站链接。如以营利为目的使用上述作品,则须武汉新市民网授权。传统媒体以各种方式利用上述作品的须经本网授权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2、本网凡注明“来源:×××(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作品于本网发表之日起十五日内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编辑部地址:武汉市武昌区瑞安街248号 鄂ICP备17001920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598号
本网特邀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斌为常年法律顾问 联系电话:18827381718 027-8816 7892
武汉新市民网总群 42088912 通讯员群 285233922 创业者群 203646181 文学群 54177794 打工者群 263038876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知识产权,请及时与本网管理员取得联系,本网将及时予以处理。
邮箱:932449293@qq.com whxsmw@126.com 建议使用360、火狐、谷歌、IE浏览器以及1024X726像素浏览

武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