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市民网欢迎您!
微信
腾讯微博
QQ
新浪微博 新浪博客 微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园地 > 文化广场 >
网络作家烟灰飞散指尖新作《只因那是年少》出版发行
时间:2016-12-06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作者:admin  点击: 次

摘要:

    【图书简介】 长垣本土小说《80后等你爱我》已更名为《只因那时年少》,取材于常村一中、长垣一中90年代中学生故事,期待得到所有那个年代走过的读者关注。2016年12月下旬,当当
  
      【图书简介】长垣本土小说《80后等你爱我》已更名为《只因那时年少》,取材于常村一中、长垣一中90年代中学生故事,期待得到所有那个年代走过的读者关注。2016年12月下旬,当当书城、京东商城网上热卖。

【作者简介】烟灰飞散指尖,河南长垣人,80后,与刘震云家乡三十里之遥,喜自称不入流写手烟灰。曾用笔名乐小君、请叫我烟灰等。十六岁辍学入伍,退伍后乡镇工作十余载,唯写作梦想不敢忘怀。网文界蹉跎十余年,成稿文字二百万有余,曾著长篇《谁偷去了我的良知》。新作反映7080后乡村寒门学子青春记忆的一部怀旧长篇小说《只因那时年少》(原名《80后等你爱我》),已经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发行。
 
故事梗概


        每个人的青春中都会有一种记忆,记忆里面住着一个让你永远无法忘记的人。幸福、酸楚、感动、无奈,他(她)深深刻在你的骨子里,挥之不去,难以割舍!他如此真实存在你生命的历程中,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在远离喧嚣繁华的乡村,上世纪九零年代的80后群体。

       馒头当砖头啃得贫苦;榨菜的美味;大通铺的宿舍;磨损棱角的桌椅;大瓦房的教室;没有围墙的操场;双手满是冻疮的青春烙印!他们的青春并非像那些《同桌的你》《匆匆那年》描写的那样无忧无虑!他们穿着七十年代上辈人留下的绿军装,的确良裤子的校服,艰难的寒窗苦读,杀出重围,走出乡村!

       他们骑着大梁没有手刹的单车,开始着求知的梦想!他们经历过用饭票当货币的顽皮,喝过三毛劣质汽水的畅快,吃过四毛五的就算美食的方便面,他们就这样在贫苦的青春中搏杀高考,在荒凉贫瘠的课外生活中,高淘汰率的悲催着自己的命运。那些年,对那些农家孩子来说,只有读书才能脱离贫穷,只有读书才能走出去。

       他们坚强乐观着,最终走遍天下,他们成功的背后是汗水、泪水,是感动,更是刻骨铭心的记忆·····
 
主要人物简介
 
    凌杰,80后,性格傲慢冲动感性,多才而向往随性自由的生活方式,放浪形骸,高智商,感情真挚却惧怕外在情感的束博。后远走大洋彼岸十数年。

    于鹏,80后奇葩代表人物,性格沉着冷静,天分过人,常有异想天开想法,成绩优异,影响凌杰世界观的一个重要角色,接近于完人的另类。凌杰发小好友、从小学到大学的同学,外交官。

    贾六,贾艳伟,顽皮、真挚、冲动,内心善良,与凌杰、于鹏并称为芙蓉镇中学的三剑客,为朋友两肋插刀,后在部队救灾时英勇牺牲。

     马雪玲,80后,与三剑客从小青梅竹马,性格开朗泼辣,对爱情忠贞不渝,为凌杰耗费十二年韶华青春。天资聪颖,后为爱情放弃自己理想,选择到北京一所二流师范就读,毕业后选择回家任教,帮凌杰照顾父母十二年。

    欧阳,80后,不食人间烟火的奇女子,性格高傲冷清,干部子女,后痴爱凌杰,却终不忍束博凌杰,选择分手,嫁给贾六,后贾六牺牲后远嫁东洋。

    程颖,实习牙医,后到省城医科大学进修,去北京寻找凌杰不幸车祸离世。
 
     秦超,欧阳青邻居,干部子弟,后转学到芙蓉镇中学。
 
创作心得
 
     前几日,与一位同样喜欢写作的女同事谈论起关于写小说的事情。那个女生开始似乎对这个话题表现的极有兴趣,这些也使我更加有想和她讨论下去的欲望。要知道,在长垣这个环境能找到谈论写作这个话题的人不多了。我原本想和她谈论一些这些年我在网文上走的歪路,交流一些心得,希望对她起到一点帮助。当然,这些话并不是认为自己多牛逼,而是以一种极为真诚的心态希望她能领会到的。然而,最后我失望了。
     
    她喋喋不休的和身边另一个同事讨论着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令人有点失望。最后的她似乎极为轻巧的说:“好,我也写本小说试试。”
     这一句话,直接把我呛得想把五脏六腑吐出来。我一年的心血,数年的坚持,在她的轻巧中顿时灰飞烟灭。这种评价我听了,除了无语之后,剩下的只有呵呵了。
   
      那个女生或许并无恶意,只是把一些事情看得单纯简单而已。或许她认为一件连初中未毕业的人都能做的事情,对她这种高学历女子来说,并非难事。所以也自然而然的将我的那些辛苦弹指间化作烟云。
     
     有一句古语叫“文人相轻”。我从不自诩文人,却同样避免不了清高的毛病。以前混网文界的时候,加入过不少的聊天群。一为点击量,二为推广自己的文字,三为结交那些大神级人物。在那些群里,鱼龙混杂,很多籍籍无名的写手在那里蛰伏着,每天疯子一样的码字续写剧情。暂且不论社会是否认可他们的文字,但他们的勤奋劲头是非常人所能比的。在那里混,即使再不堪的写手,也会一夜敲打出三五千文字,并且都会放着几本成稿或未成稿的书。
     
     那里浮躁起来一片骂声,寂静起来如进鬼城。旧走新来,前浪推后浪的更迭着,想到起点神坛封神归位,心酸自知。
     
       我一直坚信,文笔除了多读、多积累生活之外,更重要是生磨。当你几十万字以后,看到自己以前的文字恶心,那么恭喜你,你的修为又精进了。那里的孩纸每个人都有几十万的成稿文字,在那里能坚守半年的,已算是高手。许多想进入网文界的人,少则三天,多则半月,便匆匆抽身而退。寂寞孤独紧张的生活,远比作文速成班要强大,因为那是真刀真枪的实战。没有人替你品评,没有人鼓励你,只有靠自己。至于那些留下来的人文笔怎么评价,我觉得你应该已经了然。而我退出网文界的时候,手里面的残搞文字已经接近二百万,而这些并不包括那些看着恶心全部删除的文字。
     
     那些写手虽然清高,但从不自称作家。他们只认为自己是苦逼的写手,介于人和鬼之间的一类物体。白天他们是白领、学生、国家干部,晚上他们是一群孤魂野鬼。即使封了神的人,他们依旧称自己为写手,不认为自己是作家。三少、番茄、血红、土豆皆是如此。日复一日的码字熬夜,摧毁着人的健康,也摧残着他们的信念。在网文界,有时候不是玩的文字,是命。 
     
      在那里,我结识过一位高人。他是某市的作协副主席,四十多人年纪,文笔老辣,每部小说都能引经据典,历史造诣颇深。那是真正的高手。他说进入网文界练笔可以,但想从这里封神,简直是痴心妄想的。他说我在这里坚守几年,屡败屡战,无形中已经达到自己的目标了。他劝我走出去,不要在这里在耗费青春了,因为写文的人最终的正道是出版。
     
      我离开的时候,没有和那里任何文友告别。每一个写手的离开,都会引起群里的伤感,因为那象征着又一个梦想的破灭。许多人自得其乐的在那里陶醉着,向往着,如果我去打碎他们的梦想,无异于是卑劣的。
     
      我没有退群,只是从那天起不再介入他们的讨论了。看着群里的那些文友,发着自己每天更新的链接,黯然神伤后的苦笑着。数天以后,有位文友突然说:“烟灰的书许久没有更新了!”群里静悄悄的,无人回应。再过数天,烟灰已经被他们遗忘。那里,原本便是一个容易遗忘的江湖。
     进入现实,许久没有缓过劲来。再后来,开始在平台上发布自己的文字,烟灰写书的消息也开始在周围传开。和出版社达成口头约定以后,为了出版后能快速的获取读者们的支持,我开始在平台上发布关于《只为那时年少》的视频宣传。
     
       如果说以前在起点创作是折磨的话,那么在现实中的写作便是一种地狱般的生活。因为那里有着讽刺、不屑,甚至侮辱挖苦。在我生活的环境,那些人性似乎被冲的平淡庸俗。他们不理解更不相信身边的人竟然作不死的装逼写书,他们认为烟灰是在扯淡,或者精神有问题。
     
       许多人自己甘于平庸,也总要身边的人和他混为一类。如果你不是一类的话,那么你在别人眼中就成了精神病了。这是个极为可笑的逻辑!精神病一词,一个混蛋曾经对着我的面说过。那句话是我如同针扎一般,他不屑的口气以及眼神,令人心寒。我不知道自己坚守的梦想影响了他什么,令他如此的不屑。或许,在这个时代、在这个生存的环境,保留梦想原本就是一种犯罪。
     
      而在你每日为自己构思的情节彻夜不眠时,还要忍受着别人的冷眼歧视,那种心酸无人懂的感觉,真的很受伤。每天晚上,灵感枯竭的时候,恰逢想起那些冷漠,总会一个人撕扯着头发抓狂。我常常暗自告诫自己:烟灰,你行的。你一定要出版,不然你就真的成为笑柄了!人言可畏,如果不出版,那些人的唾沫星子会淹死你。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可笑,可笑到你竟然不知道为何会得罪别人?什么地方得罪了别人?或许,我是从他们那里偷取的梦想;或许,他们把梦想丢了,我捡到了。可主人家丢了的东西,人家情愿毁掉,也不愿给你。对,应该是这样的,不然他们何必如此针对你? 
     
     在网上曾经读到过一句话:“有时候一个人独处,并非他喜欢孤独,而是因为他身边找不到他的同类。”
     
     我或许便是那个孤独的人,没有人理解,没有人鼓励,面对着嘲笑、讥讽、侮辱。在独处的深夜,癫狂之后,强忍着哽咽,遥望着窗外的天空。或许,明天会更好一点!

     我加入了一个现实中的文学群,我想或许那里总归有我的同类在。我以一种仰望的心态和他们示好,我希望融入到那里。我想说我是个写手,一个孤独的写手,而今天我终于找到你们了。

     现实是残酷的,对于一个籍籍无名的写手来说,那些自誉为文学作家的人是不会鸟你的。他们写文,也写诗词,一天天自得其乐,开创着文学的巅峰。
     我一直不认为在这个时代能写出好诗词,因为唐宋的巅峰快把好诗词写完了。而这个时代的环境太多浮躁之气,水泥堆砌的氛围,早已无法衍生出诗词的美感了。毛主席写的大气,那是伟人。你丫是谁?
   
      后来,我开始变着法挖苦那些人。不是我不尊重文坛的前辈,而是他们把别人送给他们的那份真诚给捏碎了。我不否认那些文人骚客的文笔,他们玩词组游戏造诣极深,把汉字堆砌起来,一篇貌似极其唯美的作文诞生了。读着读着就想起来语文教材,能和语文教材相媲美甚至超越的文章能差吗?仙气十分浓郁,你不教几年中小学语文,你都不带能读懂的!你说是不是高手?
   
     那诗词写得更绝,平仄押韵的,不小心还能把炒菜的油给省下来。
     
    这些还并不算,关键是你得有派!得会端着,得一本正经,得一副行家的样子,不然怎么能混文坛呢?那作文水平好着嘞?
   
      我不行,我顶多好听点算个玩文字的痞子。人家呢?是文人,一点都不带装逼的文人,我这痞子是高攀不了的,他们也不屑与我为伍。所以,我静悄悄的走开了。
   
      没有同类,孤独的写书,是极为痛苦的事情。要不是后来遇到一个热心的朋友陪我写文,我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孤独的长夜。
     
      很多人文笔好,写出的短篇极为不错,写个打油诗也能偶尔把油榨干,所以也认为写个长篇该不成问题。我也希望如此,那样现在的社会也将不再是文化沙漠。
   
      一部长篇,从构思到下手,中间再夹杂几次瓶颈,已足够让人癫狂。写一万字容易,写几十部短篇凑十万字也容易。可你该如何把几十万字,框成一部完整的框架?长篇玩得不仅仅是文字,重要的是情节。你需要从生活中感悟、提取,创作过程中遇到好的现实情节,还要会把它在不影响整部小说骨骼的情况下,巧妙精致的融入进去。开篇要吸引人,内容要有读者的共鸣,收尾要收的干净漂亮。还要加入惊险、巧合、欢笑、泪水、感动、伤心、温暖等,总之读者看完能被孽的死去活来。代入感牵着读者的心,让他如同身临其境,随着主人公笑,随着主人公哭。
     
     当然这些只是我一点个人看法,真正去写的时候远非几句话那么简单。许多写手说,写书伤神伤身伤心。
     
     伤神是因为需要熬夜费脑,构思情节,甚至梦境中都在构思着小说该如何发展下去。
     
     伤身自不必说,一部小说下来,坐在电脑前敲打着文字,无数昼夜的呕心沥血。
     
     伤心是因为作者要想打动别人,必须先打动自己,一天天随着情节疯疯癫癫的。并且很多时候容易把情节中的思维带入生活中去。而小说一般都是现实中弥补的缺憾,是极为美好的意境,与现实碰撞是极为凄凉的。或许这也便是,很多写手被认为精神有问题的原因,因为在融入情节那一刻,写手是活在故事中的。
   
        写了本《只因那时年少》,重走了青春,重温了感动。把许多生活的经历扩大化,高尚化。哭也哭得通透,笑也笑的癫狂。当敲完最后一行文字,万千感触,扑面袭来,其情其景,不堪回首。
 
     写小说是一位极为轻巧的事情。你信吗?(完)
(编辑:张曦)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凡注明“来源:武汉新市民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武汉新市民网所有,网络媒体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须注明出处,并添加本网站链接。如以营利为目的使用上述作品,则须武汉新市民网授权。传统媒体以各种方式利用上述作品的须经本网授权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2、本网凡注明“来源:×××(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作品于本网发表之日起十五日内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编辑部地址:武汉市武昌区瑞安街248号 鄂ICP备17001920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598号
本网特邀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斌为常年法律顾问 联系电话:18827381718 027-8816 7892
武汉新市民网总群 42088912 通讯员群 285233922 创业者群 203646181 文学群 54177794 打工者群 263038876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知识产权,请及时与本网管理员取得联系,本网将及时予以处理。
邮箱:932449293@qq.com whxsmw@126.com 建议使用360、火狐、谷歌、IE浏览器以及1024X726像素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