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退 _武汉新市民网
武汉新市民网欢迎您!
微信
腾讯微博
QQ
新浪微博 新浪博客 微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园地 > 经典随笔 >
撤退
时间:2017-02-13   来源:武汉新市民网   作者:潘和咏  点击: 次

摘要:

    1985年2月14日,我们在前线作战实习的军校学员接到撤退命令,要求所有学员必须在2月14日入夜之前,做好阵地交接和撤退准备,并做 到:1、注意保密;2、做好认真细致的交接;3、尊
    1985年2月14日,我们在前线作战实习的军校学员接到撤退命令,要求所有学员必须在2月14日入夜之前,做好阵地交接和撤退准备,并做到:1、注意保密;2、做好认真细致的交接;3、尊重战友,不得饮酒,不得串岗;4、2月15日上午九时前到芭蕉坪集结;5、除私人物品外,不得携带武器弹药、作战物资和其他涉密资料;6、注意安全,每一个学员可带一名战士护送到集结地。
        
    当接到撤退命令的时候,我们的第一反应是:啊,终于能活着回家。当时我从医院疗伤回来不久,属于“带药治疗”的伤员,按照医嘱和
上级命令的要求是严禁沾酒的,但是禁不住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们死劝,一帮子兄弟们在战壕里面摆几个手榴弹箱子,搞了很多罐头,弄了一桌非常丰盛的送别宴。三十年过去了,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天的菜谱:红烧猪肉、红烧牛肉、烧鹅、雪菜扣肉、烤麸、火腿和午餐肉,当然,全部都是军用罐头。酒是那种土制的苞谷酒,有点“烧刀子”的味道,辣喉咙,尽管难喝,但是能搞回来那么一大桶酒到一线阵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排有个叫范兴强的江苏靖江兵,特别憨厚勤快,他知道我就要离开部队回军校,非常不舍,特意请假下山去搞回一桶酒,还专门买了一个本子,让我给他签名留念。前几年我特意委托江苏搞公安的朋友寻找他,知道了他的下落,也知道他人生坎坷,很不如意,但是我和他联系的时候,他的手机换号了,可惜。
         
     那天我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因为他们人多势众,而我是单枪匹马。加上是一线阵地,陪我喝酒的战友分为两波:一波警戒值班,一波陪酒,一拳难敌众手,大醉是必须的。尽管兴致盎然,但是一个个都是惶恐着提心吊胆,因为既不能误了战事,让敌人摸上来了,又不能让上级知道,防着上级突击电话查岗,所以醉得更快。好在我划拳一流,在轮流猜拳行令的过程中,占了不少的便宜。我苦练过很多划拳技术,比较拿手的是“河南拳”——哥俩好啊,好就好啊,三桃园啊,四季彩啊,五魁首啊,六六顺啊,七巧枚啊,八大仙啊,酒你喝啊,满堂红啊;还有“河北拳”——一挂马车俩马拉,上面坐着姊妹三,桂兰桂枝和桂花;不过我们在前线的时候,划得最多的拳是“日本拳”——酷斯特、依文特,酷斯特特帕斯特,帕斯特特依文特,其实就是我们中国的剪刀石头布。还有一种拳,不知其名,也蛮有意思:一点洞,俩炮筒,三红四喜俩广东……那天我的拳术发挥得出奇的好,我醉了,但是战友们也醉倒了一大片。
         
   那天夜里,我哭了,很多战友们也哭了。他们都非常羡慕我能提前撤退回家,而他们仍然生死未卜。有一个叫陈亚进的好兄弟,也是江苏靖江人,他伤感地说:排长,老子要是活着,一定到你老家去找你喝酒,你可不能不认识我!然后把一碗烈酒端起来一饮而尽,把碗也摔到地下了。最后,酒会变成了赌咒发誓,变成了抱头痛哭,这个感天动地的场面,至今仍然历历在目,真是“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啊!可惜这些生死弟兄至今一个也没有找着!
         
    2月15日下山,我们又违反规定,有两个战士护送我到集结地。当然,如此违规的不只我一个,估计每个同学都是宿醉,都是在依依惜别中离开前线的。从集结地出发,来到一个山洼子里,车队停下来“点检”,对每个人携带的物品进行清查,赫然发现很多人违规携带了刀具、战利品、子弹、作战地图等,甚至还发现有人私藏偷带了手榴弹。当然,上面也不责备,没收销毁就算了,因为大家活着下来了,很不容易。
        
    撤退是逐次撤退的,先到文山州休整教育,其实就是让大家过个好年。到文山州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到邮电局给家里发电报,报平安。文山州政府专门招待我们吃了年饭,组织了一个慰问演出。大年三十的夜晚,我们三三两两跑到街道上,买了很多鞭炮,提着炸、往垃圾桶里扔着炸,打打闹闹,很有点像散兵游勇式的场景。而后到昆明、到成都、最后回到西安。当我们在西安下火车的时候,军校组织了盛大的欢迎仪式,搞得我们受宠若惊。我是轻伤员,随着大队伍行动,由于脑袋上还包着绷带,在众多的学员中很显眼,所以一下火车就被西安电视台的记者拉到一边采访。这是我第一次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可惜没有机会看到播出的内容,一定是很青涩很惶恐的。
        
    四月份我回老家探亲,看到了战友范兴强写到我家里的信,信中说,在我们走后不到一个星期,越军发起了一次大规模的进攻作战,我们营一个副连长不幸牺牲了,而这个副连长,和我很熟识,在一起喝过好几次酒哩!(完)

 
  (编辑:刘艳)
 

相关文章

上一篇:撤退的日子

下一篇:骚年的萝卜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凡注明“来源:武汉新市民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武汉新市民网所有,网络媒体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须注明出处,并添加本网站链接。如以营利为目的使用上述作品,则须武汉新市民网授权。传统媒体以各种方式利用上述作品的须经本网授权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2、本网凡注明“来源:×××(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作品于本网发表之日起十五日内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编辑部地址:武汉市武昌区瑞安街248号 鄂ICP备17001920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598号
本网特邀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斌为常年法律顾问 联系电话:18827381718 027-8816 7892
武汉新市民网总群 42088912 通讯员群 285233922 创业者群 203646181 文学群 54177794 打工者群 263038876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知识产权,请及时与本网管理员取得联系,本网将及时予以处理。
邮箱:932449293@qq.com whxsmw@126.com 建议使用360、火狐、谷歌、IE浏览器以及1024X726像素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