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市民网欢迎您!   湖北莲藕产业网
微信
腾讯微博
QQ
新浪微博 新浪博客 微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百姓宗亲汇 > 宗亲动态 >
这位湖北蔡老先生为中国新冠疫情的防控作出了“突出贡献”
时间:2020-04-17   来源:中青报·中青网   作者: 耿学清  点击: 次
          
武汉火神山医院逐渐空了,但这位父亲永远留在了那里

2019年5月,蔡德润70岁生日,女儿带他吃烤肉。受访者供图

 

         武汉火神山医院的病房陆续空下来,贴上了封条。但70岁的蔡德润永远留在了火神山,确切地说,他身体的一部分留在了这里——他因新冠肺炎抢救无效去世后,家人捐献他的遗体用于研究,帮助世人“认识新冠肺炎的发生发展机理”。

      蔡德润是2月8日确诊、3月9日病故的。他的女儿蔡雅卿记得,3月9日武汉下了一场雨,中午1点多,她接到医院的电话,收到父亲病危的消息。

     对此类消息,她并不陌生。她的父母确诊后一个多月里,作为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分别在不同医院住院。独生女蔡雅卿总是接到有关父母病情的电话通报。

     电话那头向她例行通报病情的口音总在变化——武汉迎来了几万名外地医务人员;她听到的病情也在变化:血氧饱和度下降、吸氧、插管……病危。

能不能够把骨灰给我

       新冠病毒的狡猾与凶恶在这个三口之家显露无疑。蔡雅卿与父母共同生活,她的肺部检查结果也显示被感染,核酸检测结果却是阴性。从医学上来说,她是一名密切接触者,一个“临床确诊病例”。父母躺在病床上与死神抗争时,她从隔离点转到方舱医院,再回到家里,失眠,做噩梦,靠药物入睡。有时,半夜医院来电将她从噩梦中惊醒,但带给她更大的噩梦——现实。

     她不敢关机,不敢不接电话,“父母都是危重症(患者),没有一个好消息”。

       3月9日这天的消息是最坏的,火神山医院的医生告诉蔡雅卿,蔡德润的生命体征非常不好,医院正在抢救,要做好心理准备,最好通知一下其他亲属。

       蔡德润兄妹5人,他居中,上面有哥哥姐姐,下面有弟弟妹妹,“齐全得很”。2020年5月,他本将迎来71岁生日。

长寿是令这家人自豪的事情。蔡德润的父亲去年过完100岁生日后安然逝去,“一觉睡过去的”,什么病痛也没有。

     蔡德润对女儿说,你爷爷的状态是最好的,90多岁还能上街。人如果不能健康地活着,其实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因为自己会觉得很憋屈。本来能吃能喝能上街的人,让他一直躺着就会很难受,那就遭罪了。

      这是蔡雅卿唯一一次听到父亲提及生死的话题。后来,听医生说父亲被抢救过五六次,她感觉到,父亲应该很痛苦,他在“遭罪”。

     在3月9日的第二次来电中,医生告诉她,情况很不好,估计今天很难挺过去。蔡雅卿沉默,电话那头也沉默。十几秒后,医生轻声问,您父亲如果走了,可不可以捐献遗体做研究?

     蔡雅卿蒙了,很惊讶,尽管她能听出对方已经是在很小心地问。她觉得,医生这个时候来问这个问题,肯定是父亲“不行了,没得救了”。她心里“蛮悲的”,对医生说:“我现在没法回答你。”

      从父母感染新冠肺炎起,蔡雅卿遭遇了太多不期而至的事情。她并不恼火医生的询问,但确实对捐献父亲遗体没有心理准备。她只在电视上看过捐献遗体的事,没想过会发生在至亲身上。

      挂了电话,蔡雅卿仍在考虑,很多人是开不了口跟家属谈遗体捐献的——一个人因为传染病走了,家人会很伤心,会有怨言。她试着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既然医生顶着“这么大的冒犯(的可能)”主动询问,说明“国家非常需要感染者的遗体”。

       她母亲当时病危,伯伯和姑姑们年纪大了,她只能跟小叔商量。年过六旬的小叔在电话那边哭了起来。听到侄女的想法,他很震惊,说“这样不好吧”,提醒她“以后”不要因为此事难过,“以后”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一般人都不会做这个事情的”。

     火神山医院的来电这天共有3次,第三次带来的是噩耗:患者蔡德润逝世于3月9日16时40分。

     医生在电话里再一次问她:这个时候跟你说捐献的事情会很难受,但还是希望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蔡雅卿同意了。“我不清楚你们要做什么,因为就是国家需要这方面的一些东西,我同意。”她说,“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们最后能不能够把骨灰给我?”

       医生保证,骨灰会留给亲属,会有工作人员上门沟通。

    “父亲最后一程跟医生、护士在一起度过,而现在的话,为医学研究,国家需要的时候,我好像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就同意了。”蔡雅卿后来这样对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解释她的想法。

他肯定也会大笑着同意

      这天傍晚,当看到家门口站得笔直、穿着迷彩服的火神山医院军医赵鹏南,蔡雅卿意识到,她替父亲作出的捐献遗体的决定,即将成为事实。

     赵鹏南详细解答了她的问题。

      通常来说,遗体捐献者是将器官移植到别人身上,用于生命的延续。但这次不同,烈性传染病逝者的遗体是用于医学研究。

      中国科学院院士、陆军军医大学教授卞修武领衔的一支病理诊断与研究团队,在火神山医院陆续开展了已知全球最多新冠肺炎病例的尸检工作,研究结果完善了国家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

 

武汉火神山医院逐渐空了,但这位父亲永远留在了那里

 

       捐 献者们默默支撑了这项工作——截至4月5日,这支团队在武汉完成36例大体尸检和穿刺解剖。包括蔡德润在内,来自火神山医院的有10例。

      “这是一项伟大的工作,只有医患同心才能完成。”火神山医院医务部副主任张宏雁对记者说。

        她还说,人们表现出的大爱和奉献精神,值得更多人铭记。

         在知情同意书上,蔡雅卿签下名字,摁了手印。她在“采集方式”一栏选了“全身”,这意味着把父亲的遗体整个捐献给火神山医院。

    “捐都捐了,这事就不应该太小气。”她说。

      尸检分为三种:全身尸检、局部尸检、微创穿刺尸检。对遗体的影响依次由大至小,医学价值也由大到小。

    全身尸检其实是让研究者取走一些器官和组织,最后仍要经过非常精细的处理,恢复遗体的完整性。随后,遗体会送去火化,骨灰交给亲属。

     蔡雅卿签署的同意书上写着:“这一捐赠样本的举动会为别的患者带来更多治愈的可能。”

     她没想“那么大”。她只是希望父亲能够帮到他人。她记得,2月8日到医院检查时,父亲呼吸已经艰难,喘得走不动路,需要人用轮椅推到病床上。他不愿意给人添麻烦,为了减少上厕所,他那天不吃饭、不喝水。

     在蔡雅卿眼里,父亲生前是一个极为乐观开朗的人。他爱笑,嗓门儿大,如果开着窗户,在一楼开怀大笑起来,从五楼都能听到。

       蔡德润的生前老友保留着近年聚会的视频。这些视频里,蔡德润是饭桌上最开心的那一个。

        蔡雅卿经常听父亲说“活一天赚一天”。他从前是长江航运集团的船员,曾在20世纪80年代的一次拖轮船队相撞爆炸事故中幸存。当时他失血过多,昏迷不醒,被救起时上身刺满了玻璃。他回家养伤,每月只拿基本工资,7年后回到长江上继续跑船。

     从小到大,蔡雅卿没有听父亲主动提过那次事故。她知道,父亲“没有多要一分钱赔偿”。

    她说,一个那么不愿意给他人、给国家添麻烦的人,如果生前知道自己的遗体还能帮助别人,肯定也会大笑着同意。

一点“私心”

       女儿签字后,蔡德润的遗体带着特殊的代号,被送到火神山医院的负压尸检方舱内——这是全国唯一的针对烈性传染病的负压过滤式生物安全尸检方舱。

      出于保护隐私的考虑,遗体仅以样本编号和研究编号区分。但每次在尸检方舱内,开始工作前,卞修武院士和他的同事会分列在手术台两侧,举行一个简短的默哀仪式。尽管身上的防护装备像太空服一样笨重,他们依然用力向前弯腰,向逝者鞠躬致敬。

武汉火神山医院逐渐空了,但这位父亲永远留在了那里

负压尸检方舱内,研究团队向捐献者遗体致敬。火神山医院供图

       39位捐献者,帮助他们建立了已知全球病理数据最齐全的新冠肺炎病理样本库。

      张宏雁说,对这种新发疾病的认识,不可能靠一两例来了解所有情况,“我们认为每一例都可能会填补一些未知”。

       她还记得,一位男子填完同意书后提出,我们希望医学能够更好地提高技术水平,以后永远不要再发生这种疫情。

      而蔡雅卿对记者说,她签字时还有一点“私心”——“我希望我妈妈能够回来”。她觉得,对父亲遗体“好好研究”,有助于弄清楚“这个病”到底怎么回事,让更多“遭罪”的人尽快康复。“我不要一下子变成孤儿,我想我最起码还能有妈妈。”

     她的母亲仍在住院,脱离了危险期。在视频聊天时,医生告诉她,虽然病人躺在床上不能动,但是手有了一些握力,是好的迹象。

父亲的葬礼

      3月25日,蔡雅卿独自从殡仪馆领到父亲的骨灰。她要为父亲举行一个葬礼。

      疫情期间,她没有买到鲜花。社区工作人员帮忙买了一包纸钱和香烛,开车带她去了墓地。

       蔡雅卿抱着骨灰盒,轻轻放进墓穴,摆正,盖上盖子。工人用混凝土暂时砌出一个斜坡,给墓碑留好位置。她暂时找不到人刻碑。

      她点了蜡烛,烧了纸钱,突然下起很大的雨。上午10点左右她出门时,还是晴天。她慌忙从包里找出一个购物袋,盖在未晾干的混凝土上。

    本来,她一直忍着眼泪,“我爸享福去了,不遭罪了,我不应该再哭哭啼啼的,不好,应该让我爸觉得,我会好好活着。”

    社区工作人员对她说:“雨下大了,你磕3个头,我们把你送回去。”

     蔡雅卿跪下磕了3个头,说了一句“爸爸,对不起”,泪水绷不住了,随着雨水流下,“我感觉老天爷都在哭”。

      她觉得有很多“对不起”。父亲2月9日转到火神山医院,抱怨女儿慌慌张张,没给他带手机充电器。父亲后来在电话里说火神山医院吃的喝的都蛮好的,还“炫耀”有酸奶,但心烦的是一度打不了电话,只能找医生借充电器。

      蔡雅卿当时有点放心了,因为“爸爸说话嗓门儿还是很大”。但是,父亲两天后便上了呼吸机。那是他们最后一次通话。

     她甚至怀疑,是自己把病毒带到家里的。武汉“封城”后,父亲的肝炎药吃完了,她去医院买过药,疑心自己带回了病毒。2月7日,父母开始出现症状。

     在父亲墓前,蔡雅卿觉得一切太突然了。“就没有个过程……我心里面最难受的是我觉得好多事情都没有完成,好多话都没有说……”她自责,很多事情一直让父亲操心。

     去年蔡德润70岁生日,提出想吃自助式烤肉。蔡雅卿狐疑地看着平时打太极、清淡饮食、注重养生的父亲,问了好几遍,“你能吃烤肉吗?”

    他说:“我没吃过,你平时吃的那些东西,我要跟你一起去吃一次。”

   现在她知道,他其实是在跟自己妥协,“这也是一种爱”。

    安葬父亲之后,蔡雅卿把父母的床单洗了,把床铺好,定期进去拖地,等待母亲回家。她每天好好吃早饭,“努力让自己生活得像他们在家里面一样。”从前她早上赖床,父亲会给她去买早点。

武汉火神山医院逐渐空了,但这位父亲永远留在了那里

 

     赵鹏南医生又来了,给她送来感谢信,上面盖着“武汉火神山医院”的红章,让她留个纪念。

     拿着这张纸,蔡雅卿确信,父亲永远留在了火神山。

编辑 张国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凡注明“来源:武汉新市民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武汉新市民网所有,网络媒体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须注明出处,并添加本网站链接。如以营利为目的使用上述作品,则须武汉新市民网授权。传统媒体以各种方式利用上述作品的须经本网授权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2、本网凡注明“来源:×××(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作品于本网发表之日起十五日内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本网特邀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斌为常年法律顾问
邮箱:932449293@qq.com whxsmw@126.com 联系电话:18827381718 027-8816 6299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知识产权,请及时与本网管理员取得联系,本网将及时予以处理。
鄂ICP备17001920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598号 建议使用360、火狐、谷歌、IE浏览器以及1024X726像素浏览